90后男孩

『坐标•郑州』
微博@90后男孩_玖零

糖衣:

城南旧事


(一)

我人生的最后一次见到他会是什么时候呢?

是白发苍苍的老年时候,我或者他先离开了。

又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因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事情,我们中的一个不在了。

又或者只是某一年的时候我们分开了。

我们都只能住在彼此的记忆里。

我想不到也不敢想。

很多时候会贪婪地想,其实一直持续在现在,总比要到回忆里去好吧。

                                                                 ——于茵芝


(二)

他不是第一个叫于茵芝“芝茵”的人,却是这么叫最好听的。

起码于茵芝是这么倔强地认为的。毕竟当事人最有发言权。

他不是于茵芝见过的人里面长得最好看的,却是她看得最顺眼的。

因为她这么奇妙地记住她了,在她记性不好的选择性的记忆库里,她记下了他,那么就是记下了,是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都会记得的。

他叫郝屿。


“是天又下了一场好雨的好雨吗?”于茵芝那么问。

“是姓氏的郝,岛屿的屿,长满红色耳朵的岛屿。”


于茵芝悄悄地在心里想,那样一座岛屿不是很可怕吗,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谁又知道谁的名字里有个什么样奇妙的故事呢?


(三)

郝屿是在十七岁那年搬来于茵芝住的香芸社区的。

这座建在城南的社区,房屋不高,都是那种老式居民楼,这里的居民不富裕,却都认真过着日子。大家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故事,就算是不熟的邻居,也会偶尔提到过。这里好像一个小世界,隔绝外面的世界,好像可以写很多这里的故事,却又藏着很多从外面带进来的传说。

于茵芝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郝屿来之前,她都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对外面好奇过。郝屿原来是住在城北的,这座大城市,从城北到城南,坐车得要两个小时,就好像异地了一般。于茵芝记得七栋的小林哥的女朋友就是住在城北,所以小林哥常常开玩笑说他和女朋友是异地恋。现在,郝屿这个少年从异地来到了这里,他会不会寂寞,生活会不会不习惯呢?于茵芝这么想,这么端着一盆花坐在郝屿家门口。

“喏,给你的,我家种的山茶花,种种花,心情好,也清新空气。”于茵芝把花盆递到郝屿面前。

“不需要了,谢谢。”郝屿轻轻推了回去,一本杂志掉在了地上,封面的女孩于茵芝认识,是这座城市的小红人,住在城北的胡央央。

“诶,胡央央,我认识她。”

“你认识她?”

“是啊。”然后于茵芝换得了去郝屿楼下院子里坐坐的机会。

他谈到胡央央,是和见到于茵芝时候完全不同的模样。

这就是喜欢与不喜欢吧。

可是茵芝还是愿意听他说。


(四)

胡央央是与于茵芝完全不同的女孩吧。从某一方面来说,是这样的,出生,成长,经历,胡央央都比于茵芝优越。所以胡央央现在成了这座城市小红人,杂志上可以见到她的身影,广播电台可以听到她,偶尔电视上也可以看见她,虽然并不是大明星大阵仗那样,但于茵芝知道,这些自己是羡慕不来的。虽然,哪个女孩不想这么样呢,只是没有机遇,所以于茵芝只是香芸小周璇,而不像胡央央,人家才十七岁,就是茶城甜歌小情人。这座每年春天都会有新茶上市的城市,胡央央美丽的面容和歌声甜过茶香,在学校里就有许多追随者,家境也是很优越,还收养了很多小动物,家里助养了几个贫困山区的孩子。人们称她为天使和梦中情人,难怪郝屿会喜欢她吧。每个人都是喜欢传说吧,何况这和酒酿一般甜的传说。

“是啊,我认识她,胡央央,小林哥的梦中情人嘛……不过,嘘,这不要让小林哥的女朋友知道。”于茵芝这么笑谈着,“不过她不认识我嘛。”

可是少年的面容一下子低落下去。

“可是……我们都很崇拜她的,很喜欢谈论到她。”于茵芝想要把话题追回来。

“我爱她。”郝屿的表情绝不像超级粉丝那样,而是深沉地,温柔地,这样说出三个字。


(五)

于茵芝这才知道,胡央央是郝屿的初恋,不是纯粹的单相思感情上的那种,而是真的在一起,只不过是地下情,刚刚开始,却好像也是刚刚结束。

他们认识很多年,在一间学校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现在的高中。从胡央央认识郝屿开始,就互生情愫,很多年以后,才真的牵手在一起。是胡央央追的郝屿,女神与路人甲,平凡却又不平凡的小故事。

不善表达如郝屿,却深深吸引着胡央央。央央说她身边有很多爱慕者,却没有谁像郝屿这样做什么都很认真的样子,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她相信,确信,坚信,她说没有谁能打破她这个信仰,于是她向郝屿表白了。

她说:“我相信你也不是对我毫无感觉吧。所以我们在一起吧,虽然我们现在不能放肆地公开地手牵手,但我们以后一定可以的。我们能牵手很久,结婚,到老去,你带我到公园里散步,我为你戴围巾,我们一起看落日啊,一起听孩子们打闹的声音。”

然后他们握紧了彼此的双手。

只是少年的力量又有多大呢,他能握紧的只是她纤长白皙的手而已,却握不住这个世界。


(六)

郝屿被迫和胡央央分开,因为他的家庭。

郝屿的父母离婚了,因为第三者的插足。父亲完全没有护着母亲的意思,几十年的夫妻感情,就这么简单而脆弱地断得一干二净。争吵中,郝屿一时冲动扇了插足的年轻的女人一耳光,被父亲狠狠地扇了回来。

那个中年男人对郝屿怒吼,他说:“我这些年都白养你了,你这么大逆不道,还尊不尊重我这个父亲。”

郝屿说:“我尊重你,可是你如果一心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就不会再站在你那边。”

然后一切就僵在那里无可挽回了,郝屿跟随了没有工作的母亲,搬到了城南,这个不富裕的老社区。

郝屿和胡央央变成了异地恋。

郝屿走之前,胡央央求过很多次郝屿不要走,她说她不能失去他,她害怕这种距离。

可是他还是毅然决然要走。

于是两人大吵了一架,正在气头上的少年,和撒娇任性地少女。

所以郝屿在这里,只能干涩地对于茵芝说“我爱她”。

他喜欢了胡央央好多年,可是年少的爱情,只是这么脆弱。


(七)

“不要难过啦。”于茵芝牵起郝屿的手,“我为你唱歌好不好,每次小林哥和女朋友吵架,我唱歌都能哄他开心……我自己写的歌,你听一下嘛……”

“我的心里有一座花园/开花的叶子里装着你的眼/无论经过多少时间与变迁/你的笑容都装在花的心里面……”于茵芝闭上眼就唱了起来。

睁开眼看见郝屿眼里的泪光在闪烁,可是他笑了,他笑起来不帅,却让于茵芝觉得那么好看。

“你是第一个这么认真听我唱歌的人,于是我决定把从来没有跟别人唱过的最后一段唱给你听。”于茵芝转头对郝屿笑。

“花的故事落幕的时候有一个心愿/就是把有你的回忆都装在透明香气间。”

“是不是很好听呢?”于茵芝把脸摆在郝屿面前,“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很好听了,我可是香芸小周璇呢,没有人觉得我唱歌不好听的……”

其实于茵芝常常说的另一句台词是,如果没有胡央央,我就是茶城甜歌小情人了。小林哥喜欢听胡央央唱歌,而茵芝唱歌的时候,小林哥说小芝茵唱歌有胡央央的味道。这个时候茵芝就会纠正说是茵芝不是芝茵。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他们心里,茵芝总之住在胡央央的影子里。她看得出来,郝屿是喜欢听自己唱歌的。只是他喜欢的是胡央央。那个她很崇拜的却又像梦魇一样的胡央央。


(八)

胡央央第一次以真人模样出现在于茵芝面前,她竟完全没有讨厌,完全没有嫉妒说瞧这样一个小妖精,而是莫名地觉得她那么好那么招人喜欢。所以她特别忠诚地把胡央央带到郝屿面前,她把他们带到自己在香芸社区的秘密小角落,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很安静很安全,好像于茵芝心里最重要的角落。

于茵芝没有空去听他们说了什么,只一心专注于自己放风的工作,小林哥听说一个很像胡央央的很漂亮的女孩子来了这里要来看,也被于茵芝拦了下来。她说哪有什么胡央央,胡央央怎么会来这里,郝屿的旧朋友而已,你这么关心年轻女孩子,被你女朋友知道了,又要来闹了。

于是小林哥回去了。然后胡央央和郝屿手牵手走了出来。郝屿招呼她赶紧回去,不要被家里人发现了。留下有点失落却有点小兴奋的茵芝。

“怎么样,复合啦?”

“谢谢你,芝茵。”

“我叫于茵芝啦,不是芝茵。”

不过这是郝屿第一次叫她,不带姓氏的。


(九)

郝屿和胡央央约定每周写一封信,通一次电话。

因为已经转学了,郝屿去送一次信需要费特别久的时间,可是又不能常常通电话被家里知道了,就只能偷偷地打,有时候还要去于茵芝家里打,茵芝也总是帮着他,甚至于在他实在抽不出空的时候去给胡央央送信。

于茵芝逃课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穿越了这座城市,到了城北的时候因为迷路又花了一个小时才找到胡央央的学校,到放学时间才堵住从卫生间出来的胡央央。

“喏,郝屿给你的。”

胡央央温柔地笑笑:“谢谢你。”

然后对话就结束了,于茵芝又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回到家,换来的当然是一顿打骂。

好在茵芝虽然不是特别认真读书却也是优等生,家里也没有太管束着她。

“谢谢你,茵芝。”于茵芝睡前都在回味郝屿给她的这句话,这么简单的五个字,于胡央央这样的女孩来说简单得好像喝一口水,于于茵芝,却好像要去城北买一杯欧风香浓热可可。于茵芝从小到大都没喝过的饮料,是胡央央喜欢的,需要花掉她一个月在帮家里洗碗赚来的奖励和两个小时穿城的时间。


(十)

终于熬到了高考完,毕业了,彼此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可以恋爱了吧。郝屿和胡央央却戏剧性地分手了。

郝屿给的解释是说大家要有新的发展,不能阻碍住彼此的发展。

可是事实是,胡央央有了新的男朋友。

于茵芝可以想象一个可以每天下课都给胡央央买热可可每周都能送胡央央一束花每个月都能为胡央央买一个巨大的熊娃娃的男孩和郝屿是多么的不同。靠做苦工才有一点点收入的郝屿的母亲,给郝屿的,也只能是他能摘一片这个社区最美的叶子夹在信里送给胡央央做书签。

虽然胡央央不是物质性的女生,她想要的,优越的家境都能给她,可是一个人对自己这么热情,而另一个人带给她的只能是思念,她还是和思念分开了。

于茵芝没有暗地里默默地骂胡央央,当着郝屿的面她也不提胡央央。她只是唱歌给郝屿听,自己新写的歌。她渐渐找到了变得和胡央央不同的唱法。她想要做于茵芝,而不是活在胡央央影子下的那个爱唱歌的女孩。

“我唱得好听吗?”

“嗯,谢谢你,茵芝。”


(十一)

填志愿的时候,于茵芝填去了城北的一所大学,而郝屿的大学还是在城南,胡央央去了很远的一座比现在这座城市更大的城市。新的生活开始后不就,胡央央也和之前那个男朋友分了手,她不再是茶城甜歌小情人,更多的竞争和更多出色的人让她变得平凡,虽然她依旧在努力,她总在歌唱,起码在郝屿心里。

于茵芝会悄悄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到城南的大学找郝屿,怕家里发现觉得她回来得太频繁,她也不回家,只是去找郝屿。

她带来了从城北买的热饮,不是胡央央最喜欢的欧风香浓热可可,也是同一家的,其他口味,需要花上于茵芝在零食店打工一下午的工资,比起以前的一个月,这一杯饮料的钱,好像好得到多了。

“喏,喝点,我们来聊聊天吧。”于茵芝特地把郝屿带到自己之前打听过的他们学校的情人坡,她以为在这里郝屿或许会被气氛打动,他们或许能在一起。

“谢谢你,茵芝。”郝屿喝了一口在这个冬天里经过两个小时的穿城已经凉了的饮料,“不过这里好冷,还是我带你去逛逛我们学校吧。”

然后郝屿带她到开水房附近坐下,往喝了一半的凉了的饮料里加开水。

“喝热一点吧,凉的对身体不好。”郝屿这么说,茵芝觉得这是她在那个冬天里听到过的最温暖的话了。


(十二)

与郝屿的接触渐渐多了,茵芝觉得胡央央好像真的淡出在他们生活中了,这座城市的报纸、杂志、电视里也很少出现胡央央的影子了,人们又了新的茶城甜歌小情人,一个人走了,总是马上会有新的替代,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以前那个人,只是一个精神标志而已。

于茵芝觉得应该就是这样了,她在生日的时候打扮得像个圣诞树出现在郝屿面前,以为这样会是最让他难忘的模样,她以为他或许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是终于,她还是输给了一个胡央央。

他们是分手了,可是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他们还是常常有交流。就是保持距离那样的好朋友,可是于茵芝认为真的用心爱过,哪可能能做什么好朋友,一定是胡央央不想放弃郝屿还缠着他。只是小林哥说这只是于茵芝吃醋发酸所以这么觉得的。

圣诞树于茵芝花了两个小时穿城,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终于换装完毕出现在郝屿面前。她兴奋地冲上去拥抱住郝屿在他耳边说“生日快乐”,郝屿给她的回复,还是那句虽然简单却让她高兴得睡不着觉的“谢谢你,茵芝”。

这本来已经很让茵芝开心了。

但是作为对比的是胡央央。

胡央央发了一条短信给郝屿,她说:“小屿,生日快乐,我回来了,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郝屿就去了,打破了之后于茵芝的一切计划。


(十三) 

他们约在城北的暖阳小屋,以前他们常去地下约会的地方。这个小咖啡厅装潢非常温暖,所有的装修都是暖色调的,昏黄的灯光,只是于茵芝总是觉得哪里莫名地写着悲伤。是悲伤的心情吗?悲伤的于茵芝,悲伤的香芸小周璇。

茵芝远远地看见郝屿拥抱胡央央,那么宠溺地,把她护在怀里,和与茵芝拥抱时候完全不同。然后他们谈笑间,分明是有感情,有灵魂的。

于是茵芝问老板自己可不可以上台唱一首歌,她现在就想唱歌,她把身上仅有的一张纸币交到老板手里,她说,求求你,我就唱一首。

于是驻场的歌手把吉他交到她手里。于茵芝坐下就开始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她新写的歌,本来可以很温馨的,这下好像满是忧伤。

“你的声音/写着甜蜜/轻轻抚摸我的眼睛/抚摸我跳动的心/我的声音/写着阴晴/倔强留下你的脚印/充满我悸动的心……春天离开了/暖冬到来了/昏黄温暖的灯光将你的轮廓照亮了/也点亮了我梦境的星河……可是转角的背影/是你消失了/不见了/只有我心跳的声音/空空唱着歌。”

曲毕。于茵芝安静地走下台。

底下有人被唱哭了,有人称赞她,想要她再来一首。只是她眼中唯一的郝屿和对面的胡央央,还是谈笑中装着甜蜜。

一无所有的于茵芝想要离开,咖啡厅的老板拉住茵芝,把茵芝给他的钱塞回到茵芝手里,还另外加了一张纸币和一张纸条,上面写有自己的联系电话。老板邀请茵芝来自己咖啡厅驻场,他说她如果想好了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

“谢谢你。”茵芝这么说,然后落寞地走出门口。


(十四)

郝屿生日的夜里,快要到第二天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他打电话给回家了的于茵芝,那个从城北走路走了一小时都才只穿越了这座城市的一小部分的全身湿透的少年,终于忍不住释放了。

他说:“茵芝,她为什么还是要跟别人走,为什么她不能留下来……”

可是他没有哭,他只是那样呆呆地站在路边。

茵芝问了很久才问出了他的位置,平常从来不舍得打车的茵芝叫司机兜兜转转转了几条街才找到郝屿。她花完了暖阳小屋老板给她的所有的酬劳,口袋里空空的,只有那张纸条。

她紧紧地抱住了郝屿,打电话给了好多人都没有谁能借钱给她。于是她打电话给了暖阳小屋的老板求他帮助。老板答应借她钱,条件是她要来咖啡厅驻场。

老板帮他们找了附近的一间宾馆,留下一句注意安全就离开了。

郝屿没有多说话,只是那样失落的模样,安静地坐在那里。

茵芝帮他换下湿了的衣服,然后郝屿像机器人那样进去洗干净,却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刻晕倒在门口,茵芝一摸,发现他已经烧得很厉害了。

送他到附近的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半了,她守着郝屿,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能睡了一小会儿。

然后郝屿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看到半睡半醒的于茵芝。

他说:“谢谢你,茵芝。”

她看到他的眼眶里泛着眼泪。


(十五)

那天晚上,胡央央和郝屿谈笑之间,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来找胡央央。他是胡央央的现任男朋友。

郝屿不知道在央央和在他之后的那个男生分开以后,谈了多少个男朋友。这一个,深情满满的模样。

这个男生说:“对不起,央央,我不该和你吵架,你回来吧,我们一起回去。”

于是郝屿能感觉到央央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离开了。这个男生捧着大捧央央最喜欢的白色马蹄兰,他把央央拥抱在怀里,为央央戴上心形钻石的项链,轻轻地问央央的嘴唇,路人都投来艳羡和赞叹的目光。而郝屿渐渐退到人群里,默默地离去,甚至都没有谁叫住他,给他一个回头的理由。

他发了一条信息给央央,他说:“你们今晚还好吗?祝你们幸福。”

没有回复,一直到于茵芝来接他。

他知道他们是都走向了不同的生活吧,从他的家庭变故开始,他们就越走越远。


(十六)

后来茵芝每天晚上都去暖阳小屋唱歌,也常常跟客人老板开玩笑说自己以前是香芸小周璇,现在是暖阳小周璇,以后是茶城小周璇,再然后,就不是小周旋了,她会是于茵芝,所有人都会知道她的名字。

所以“于茵芝”,这间咖啡店的老板,也记住了她的名字。他叫侯然,家境不错,工作不顺心就辞了开了这家咖啡店。

而郝屿也渐渐不再低迷。他还是和胡央央是很好的朋友,他掩饰了那一次的忧伤。日子还是要照样过的不是么,只是他一直没有找过女朋友,这很像现在的茵芝,她不是没有,只是不想。

他们的交集平均和缓和,不像郝屿和央央那样大起大落,可是看到郝屿好起来,茵芝也感觉那么幸福。

时间是可以抹平伤痕的吧,经过了时间,不再纠结在一起的疤痕就会变淡吧。于茵芝是这么觉得的。

终于,在一次演唱结束后,郝屿在休息室里拥抱住茵芝。

他说:“我们在一起好吗?”

他没有等她回答,他知道也不需要等她回答。

他亲吻上于茵芝的唇,而茵芝也没有拒绝。

他说:“以前我心里总是装着胡央央,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在意的总是你。”

难得他会为茵芝说上这么一句甜言蜜语,那么久以前的他对胡央央都未曾说出口。现在的茵芝觉得,或许她就是赢了胡央央吧,她终于不再活在胡央央的影子底下了。她拥有了那样一个胡央央没能拥有的郝屿。


(十七)

于茵芝问郝屿:“你说我人生最后一次见到你会是什么时候呢?我们老了以后,谁先离去呢?那会不会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你呢?那时候我们会是什么模样呢?”

她只是这样在郝屿怀里自言自语。这一切现在都不会有答案吧,就好像谁也不知道香芸小区的沈奶奶什么时候突然离开了,小林哥发现沈奶奶的衣服掉下来了为她送上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过世很多天了,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就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终老,而她离异的丈夫和孩子,在很多年前就去了很远的地方很少联系她了。虽然她,和香芸社区里的其他人一样,他们很穷,但是他们生活得很用心,他们拿真心在生活,在把自己卑微的模样留给这个世界。那很小的一定一点,都能是不经意间留下的美丽。也是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再出现的美丽。

于茵芝觉得现在的这一切幸福这么地不容易。她知道未来很难,她不知道他们会以什么样的姿态走下去。她会幻想很多美好的画面,想要拥有很多,虽然有时候现实很残酷。

然后郝屿安静地睡着了,她悄悄亲吻他的睡颜。她珍惜每一天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十八)

只是胡央央,还是走进了他们的生活。

郝屿在胡央央问起来之后,告诉了胡央央自己和于茵芝在一起了。

胡央央的心情表现得很复杂。

这让郝屿感觉很难过,他感觉央央好像难过了,他后悔说出这些让央央难过。

可是胡央央说,没有啊,她没有难过,她觉得很幸福,很羡慕他们能这样。

只是这样简单的对话,却是五味杂陈。

这些给于茵芝知道之后,茵芝还是不开心了,她忍不住自己的难过,消失在郝屿的世界里,不与他联系。她去了暖阳小屋,安静地坐在角落唱着歌。一直到打烊,侯然走过来劝茵芝回家。于茵芝却释放地哭在侯然怀里。

郝屿找到于茵芝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郝屿说,因为找不到她,他失眠了一夜。

于茵芝看到他憔悴的模样,忍不住上前拥抱他。

郝屿说:“我不善言辞,可是我想告诉你,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不管是不是谎言,于茵芝想要就这样相信了。这样或许他们能走下去,到白头老去。她想要在那时候先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她舍不得他跟自己说再见。虽然很自私很残忍,可是她放不开手让他离开。


(十九)

故事写到这里,于茵芝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

他们的故事,其实从某一刻就开始造假了。

她想过很多种结局,只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

其实现实中的故事是,那次在医院照顾郝屿之后,一切就这么平淡地进行下去,他们还是一如从前的关系,好多年。她一直懦弱而胆小地维持着她和郝屿的关系。她在他面前很卑微,他卑微地在心里装着一个胡央央。而其实香芸小周璇从来没有实现过梦想,没有在咖啡店唱过歌,那个咖啡店是胡央央以前唱歌的地方,那里的老板侯然追求过胡央央并且和胡央央有过一段时间的感情。于茵芝只是某次不开心坐在那儿喝咖啡,店里客人很少,于茵芝和侯然聊天,才知道了这个故事。自私的时候,于茵芝会想说,要是也有一个像侯然这样的人出现在自己生命里就好了,虽然郝屿没有把心给她,也还是有人关心她。

毕业后,于茵芝回到了城南的香芸小区,边找工作边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而郝屿去了像胡央央一样更大的城市发展。没事的时候于茵芝就会写写故事,发表在以前出现过胡央央的杂志上,虽然她不是杂志封面,但起码这里会有于茵芝的名字,或许某一天,郝屿会看到呢,会想起她,想起那些往事。


(二十)

香芸社区因为太过老旧,被政府设立为了拆迁地点。那些往事真的要一去不回来了吧。

搬迁的时候,于茵芝看到郝屿回来了,还是一个人,他要带着母亲去到他奋斗的城市了。

在香芸社区的最后一夜,于茵芝留住郝屿,在那个秘密的小角落。

她问他说:“你还好吗?”

“嗯。”

“我唱首歌给你听好吗?”

然后于茵芝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和多年前一样。然后郝屿疲惫地靠在她肩膀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眼角泛着泪光。

“谢谢你,茵芝。”

可是她已经没有从前的激动了,她只是觉得心里好像打翻了什么,情感翻腾着,却压抑着溢不出来了。

“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于茵芝这么留言给郝屿。

“你也是。”

然后他的背影消失在萧条的巷子里。

于茵芝全家人搬到了城北,为了迁就租金,住进了一套很小的居室,再没有花两个小时穿城的故事了,她也没有那么一场异地恋。之后郝屿真的很难再回来了吧。她不知道上一次相见会不会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次见到他了。渐渐变少的交集真的很可怕,因为它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于茵芝重新打开他们的故事,她删掉了后面的部分,让一切只停留在他生日那天。她打扮得像圣诞树那样抱住他,给他惊喜,而他感动地抱住茵芝,说:

“谢谢你,茵芝。我爱你。”

这一句话,就可以省略之后的一生了。


故事纯属虚构。


出镜:@一汀叔叔 

摄影/后期/故事:@糖糖糖衣

评论
热度 ( 208 )
  1. 90后男孩糖衣 转载了此图片
  2. 岁月无情糖衣 转载了此图片
  3. zhbh_bit糖衣 转载了此图片

© 90后男孩 | Powered by LOFTER